当前位置:龙派餐饮管理(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娱乐埃尔顿·塞纳
埃尔顿·塞纳
2022-08-12

埃尔顿·塞纳个人资料

埃尔顿·塞纳(葡萄牙语:Ayrton Senna da Silva),1960年3月21日出生于巴西圣保罗,巴西职业赛车手。

塞纳4岁开始开卡丁车,13岁开始参加卡丁车赛,1984加入一级方程式杜尔曼车队开始了自己的F1生涯,曾于1988年、1990年、1991年三度夺取F1世界冠军。

1994年5月1日,塞纳在圣马力诺大奖赛上意外丧生,年仅34岁。

埃尔顿·塞纳赛车生涯 埃尔顿·塞纳

1988年迈凯轮吸纳了当时在莲花车队已经很有名的塞纳,该赛季迈凯轮赢得了16站比赛中的15站胜利,塞纳取得了8个分站(伊莫拉,加拿大,底特律,英国,荷兰,匈牙利,比利时和日本)冠军、13个首发杆位和他的第1个世界冠军头衔。

埃尔顿·塞纳

1989赛季,各车队普遍使用3.5升引擎,而迈凯轮孤注一掷使用本田V6引擎,他们依然保留了两名车手,并且又一次获得了车队总冠军,只是这次他们有6次被挫败。其中赛纳夺得了六站冠军和一站亚军,但是其余的九站竟没有积分记录,普罗斯特虽然只获得了4站冠军,但是只有三次退出比赛,所以1989年的冠军属于普罗斯特,塞纳拿到了60个车手积分。

塞纳在比赛前的最后留影,随后他驾驶的赛车发生事故,不幸意外丧生。1990赛季,塞纳的队友换成了博格,这一年塞纳以78分获得了他的第二个车手总冠军,但是赛季开始阶段,塞纳一度十分消沉,他仍然没有从上一年日本站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然而在第一站美国站的比赛中,塞纳得到了家乡车迷的大力支持,这又唤起了他的斗志和对胜利的渴望,在与泰锐车队阿莱西的争夺中,塞纳笑到了最后。在接下来的两站比赛中,由于低级的失误,塞纳均失败。在结束欧洲的比赛之后,塞纳认为冠军已经被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普罗斯特在西班牙的获胜也使他自己看到了夺冠的希望。在日本站比赛中,获得杆位的塞纳提出改变排位赛的位置,但是遭到了拒绝,塞纳拒绝参加见面会。普罗斯特的积分在不断的逼近,塞纳反而更加清醒。日本站比赛一开始,塞纳和普罗斯特就争夺的非常激烈,在第一个弯道处发生碰撞,双双退出比赛。赛后有消息说是塞纳故意的,因为这样他就更有把握拿冠军。也有的说这是塞纳在报1989年的两人结下的怨恨。当时第三排出发的贝纳通车手皮杰看的很清楚,他说眼看着塞纳直直的撞到了普罗斯特赛车尾部。赛季最后一站,塞纳又一次撞到防护墙上,退出比赛,他对自己的刹车系统和变速箱很不满。

1991赛季,分站赛冠军的积分由9分变为10分,塞纳又为人们展示了一个梦幻般的开始,他连夺四站冠军。由于普罗斯特退出车坛,他该赛季的对手变成了威廉姆斯车手曼塞尔。两人分别获得了7次和5次分站赛冠军。塞纳这时对对手的态度也有了转变,不再是那样咄咄逼人,法拉利失去了普罗斯特,赛季也变得暗淡无光。但是,一位现在的传奇人物这时候开始登场,这就是迈克尔-舒马赫。1992年是塞纳和博格在迈凯轮共事的第三年,塞纳只获得过三站冠军,威廉姆斯车手曼塞尔则把持了9站冠军,以108个车手积分遥遥领先,队友帕奇思以56分排名第二。舒马赫以53分排名第三,塞纳只排在第四位。据他自己说,看到威廉姆斯赛车良好的性能,他就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其实在摩纳哥获胜还属幸运,当时由于曼塞尔的轮胎出了点问题,塞纳才超过去。尽管最后几场塞纳拼劲全力,无奈迈凯轮的赛车马力不足,而且极其费油。很多人都已经为迈凯轮以及塞纳的前途开始担忧。塞纳开始变得谨慎,但是在法国站上他却被舒马赫挤出赛道。为了追赶威廉姆斯,丰田为迈凯轮备战日本站研制了新的引擎V12。

1993年福特引擎取代本田引擎,车坛也有了大变化,曼塞尔前往美国发展,普罗斯特加盟威廉姆斯,埃尔顿·塞纳安德内蒂成了塞纳的队友(赛季后半段为哈基宁)。由于福特公司全力支持贝纳通车队,塞纳的麦拿伦赛车在赛季中表现不是很好,总共获得4个分站冠军,3个是在雨中。塞纳在英国多宁顿公园举行的欧洲大奖赛上获得了F1历史上最经典的冠军之一。在大雨中,塞纳在首圈超越排在他前面的5台赛车,直至拿到冠军。赛季末,普罗斯特凭借威廉姆斯FW-16赛车的超强发挥又一次夺得冠军,其队友达蒙-希尔获得第三,塞纳以73分列第二。尽管迈凯轮已经在技术方面缩小了与威廉姆斯的差距,但是在革新的速度方面还抵不过威廉姆斯。塞纳夺得了最后两站的冠军,威廉姆斯车队此时向这名传奇车手抛出了橄榄枝,塞纳决定离开迈凯轮。

1994年,塞纳转会威廉姆斯并签订了年薪1500万美元、为期两年的协议。信誓旦旦的他决心在威廉姆斯找回自己过去的辉煌。赛季第一站,塞纳取得巴西英特拉哥斯赛道的杆位,可是在领先的情况下,他的赛车滑出了赛道。第二站赛纳依然拿到杆位,但在发车时,被哈基宁撞出赛道,再次退出比赛。第三站是声名狼藉的伊莫拉赛道,正赛开始之前,事故就一个劲的发生:先是巴里切罗受重伤,排位赛中RATZENBERG撞车导致颈椎折断身亡.直觉曾告诫塞纳退出比赛,但是一向坚毅喜欢挑战的塞纳还是坐进了赛车,不幸真的发生了,他的赛车撞上了防护墙,其本人也没有逃过此劫,命丧伊莫拉。

埃尔顿·塞纳突发意外

1994年5月1日14点18分,F1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第七圈tamburello弯道,时速三百公里的埃尔顿·塞纳FW16突然间脱离了既定轨道,一声沉重的巨响中撞击在混凝土护墙上支离瓦解,那个黄绿色的头盔无神地垂落一旁,鲜血在狭窄的单座车舱里急速蔓延……10年之后,曾亲历那个黑色五·一的《队报》记者菲利浦·布鲁内尔对于发生在伊莫拉的每一幕记忆犹新:出奇闷热的天气,接二连三的不详预兆,塞纳的最后一战。本能始终在敦促他放弃。"赛道很滑而且没有足够的散热","这部车难于驾驭,极不稳定",赛前他对家人、车队、媒体不止一次地提到自己的担忧。然而,退出对于太多人来说无法想象。电视频道、赞助商、埃克莱斯通……千丝万缕的商业利益似乎早已封堵了回头的路,况且退出比赛意味着招认自己的恐惧、消褪塞纳的传奇色彩。在新手兰岑博格试车时丧命后的第一时间,他赶到了出事的弯道,与当时的目击者交谈,悲痛和茫然清晰地写在那张平素安详的面孔上。一天之后,双眉紧锁、脸色惨白的他依然坐在了FW16里,不住地摆正那个黄绿色头盔,右手食指朝向天空的动作像是在召唤紧要关头总会为他指明方向的上帝。

头颅创伤、动脉爆裂、输血、气管切开和心脏按摩都只是杯水车薪,在紧急埃尔顿·塞纳运送这具灵魂正在悄然离去的躯体前往临近博罗尼亚医院的直升机上,鲜血从他的鼻、口腔、耳朵湍湍流出,手术已无济于事,两小时之后进入了深度昏迷的塞纳踏上了魂归的最后一程,为他行临终礼的教士说他乌黑的双眸似乎从未熄灭。死亡时间--1994年5月1日18点40分。

意大利议会决议组成专门委员会对事故进行调查。按照官方的定论,致命事故的原因是方向盘柱断裂,这是被封存经解剖后的那辆FW16残骸所能给我们的唯一交代,然而直到今天,全部真相并未公之于众。当RATZENBERG在赛道上脊椎撞断当场丧命后,依据规则赛道理应被查封、圣马力诺大奖赛理应被取消,然而不知何故奥地利车手的死亡时间被推移到了前往医院的途中,从而回避了规则。据称出事前一天塞纳曾与伯尼·埃克莱斯顿及车队老板弗兰克·威廉姆斯有过长谈,坦言自己毫无参赛欲望。虽然车队成员作证比赛当天塞纳本人已做好了出发准备,并没有违心地上路,然而塞纳家族还是坚持认为伯尼·埃克莱斯顿在这出悲剧中的责任难以推卸,出席了塞纳葬礼的这位F1大亨被"建议"不要前往墓地。

个人评价

塞纳离去已然十年 车神光辉无处不在

牺牲,通向焚火柱--"IMOLA"这个词的原意难道是在暗示什么?难道是因为兰岑博格的死没有能打埃尔顿·塞纳动一些人为利益所蒙蔽的心,所以上帝选择了牺牲这位独一无二的车手以求唤醒一点点良知吗?"如果死亡降临,那就让它突如其来、无法抗拒、彻彻底底,我可不愿在一架轮椅里残度余生。"这就是塞纳对于赛道上潜伏的死神近乎狂妄的藐视。从某种残忍荒谬的角度来看,这样的结尾或许会是他所愿意接受的安排,传奇的诞生和延续总是如此无情。

"在赛车里飞驰的时候,和所有正常人一样,我不想伤害自己。作为一个F1车手,你可能会在某个瞬间从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生命随时可能会终结,你会发现自己实在如宇宙中的尘埃一般微不足道。扪心自问:这一切究竟值得吗?是否还应该继续下去?继续到何年何时?也许类似的置疑会让你在原来的路上更加坚定地走下去,也许你会彻底放弃。我不止一次地这样追问自己。可是每一次只要略加思索,答案对我来说非常明了:迈出第一步时,我就知道这一切;而今天,我一如既往地这样,不知不觉间,我早已接受了如此安排,并进而成为了主宰。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就体现在面对危险的态度中。"

塞纳生前的这一段话阐明了他对F1的理解:赛车从来就是无上幸福和极度痛苦的混合体。同时有着天使面孔和魔鬼意志的他在矛盾中求索属于他的真实信仰--超越极限。刚刚在赛道上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后,他常常是那般虚弱;片刻前是一搏到底的坚定,跨出车舱后看上去却又如此脆弱。人们多次见到这位了不起的冠军在领奖台上费力地举起奖杯,面色苍白,听凭眼泪无声滑落。目睹过塞纳驾车的F1老将都对他在比赛中所投入的能量而惊叹不已。这种超常的力量源于切肤入骨的求胜饥渴--或许这是唯一的解埃尔顿·塞纳释。

1991年3月,塞纳迎来了在故乡圣保罗的第一个冠军。然而,终点黑白旗挥起之后,车队工程师从无线电波另一端没有听到惯常的感谢辞,传来的是混合了极度痛苦和无比幸福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在变速箱失灵的情况下,他以难以想象的力量挺到了比赛最后一圈,肩膀麻木、肌肉抽筋,筋疲力尽的他站在领奖台上时连欢庆的气力都没有。

1994年的巴西站,首发的他在进站加油后被舒马赫抢去了领先,目标锁定冠军的他在所驾驶的FW16尚为一匹未受驯化的野马的情况下,依然向对手、向身下的坐骑、向自身的极限发起了挑战。然而,竭尽全力的臂膀在关键时刻因僵化而出错,赛车追尾出局。事后他就自己的失误向车队致歉,而队友达蒙·希尔则对他毫无保留地拼命、几乎是用血肉之躯去弥补赛车自身不足的举动流露出不解:"我难以相信塞纳竟然能够把这部车开得这么快,我的车和他的一样构造,而我觉得这家伙实在无法驾驭!"对于这个执拗的车手来说,躯体必须完全服从于意志,在比赛中他的每一块肌肉和骨骼都别想得到善待,他的身体就是金属制造的赛车的一个延伸部分。

将塞纳归于靠天性和本能驾驶的那一类车手并不为过,在讲述赛车表现时,他不会用精确的专业词汇,而会以一种电影蒙太奇的方式把每一幅画面、每一种声响和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有的感觉细致无误地重现出来,毋庸置疑,赛道上的他完全和赛车融为了一体,它们就这样自然和谐地结合在彼此之中。"想要在赛道上击垮塞纳的人必须重新发明赛车运动",

老冠军尼基·劳达曾给予他无愧的继承人如此评价。一次被问及退役后的打算,这位容易动情的巴西人在以家庭和孩子应答后,最终还是禁不住感叹:"我怀疑自己这一生是否还能够以同样的方式爱上赛车以外的东西……"

相关影片